•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
    若您是好友,登入後即可閱讀。

          新起点的中四,不用面对大考是最大的好消息,照理来说是个轻松又愉快的一年。但是,怎知道这仅是我们纯碎希望的。在这半新不旧的一年,我们把知识学得更加深入,更加深奥。理所当然的,学习的难度增加了不少,需要更多的心思放在复习和练习上。抱有远大梦想的学生来说,中四更加是他们的不可错过的起跑点,他们所选择的科目对将来是重要的关键。在那之前,我们都得顺利地度过中五大马文凭考试,才能为自己的未来做个好的开始。

    古人言:“锲而舍之,朽木不折;锲而不舍,金石可镂。”成功往往是留给有恒心的人,只有坚持不懈的学习态度才能达到最高的巅峰,也就是成功的顶端。在步向梦想之路中,我们往往会遇到不可料到的挑战,并且突破了这一关才能继续走下去。拥有梦想是美好的,但要实现梦想却是想要抵达太阳一般艰难。这条路就像玫瑰花道,盛开的玫瑰花装饰在道路上,美丽得夺走了我们的呼吸,但却暗中带刺。即使是这样,依然许多人为了享受那一瞬间的成就感和快乐,不停地努力,即便是遍体鳞伤。

    老天爷永远不会偏爱一方,你付出了多少努力,你便可得到多少回报。相反的,你休息了多久,你便慢了别人几步。“志之难也,不在胜人,在自胜。”不要因为要胜过别人,而迷失自己的方向,唯有克服自我的缺点,才能取得胜利。简单地说,“种薯得薯,种瓜得瓜。”这句话很明确的告诉我们,努力从来不会白费,只要你肯一直为自己的目标与梦想做出付出、牺牲,那么不必害怕会失败。要站在原地好似得零分一样困难,除非没愿意尝试踏下第一步。

    想要实现梦想从不拥有最快的方法,一步一步的接近自己想要的,才是唯一能做的。未来太多可能性,甚至有时候会对它感到害怕,因为它的神秘感和猜不透的节奏,从来没有发出预告事先通知。或许下一秒,我们会取得成功;或许下一秒,我们会宣告失败。突如其来的消息,往往不给我们准备的时机。而当时,我们只能够尽杀死脑细胞想出对抗的方法。次等胜过了困难,自然而然的,我们变得坚强和独立,不再害怕下一个苦难的来临。

    实现梦想是最大的成就感,每个人就因为有了目标而变得不再懒散,反而变得更加积极。有梦想,是大家都希望拥有的,很多人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在考试中考取好成绩,只是盲目的完成目前所看到的。要寻找梦想,只能靠本身的兴趣与理想,才能对它抱有极大的执著。不要害怕生活没目标,因为没人都有自己的梦想,只是等你去发掘并抓住它。

    总而言之,中四这一年对我们是极大重要的一年,它决定了你未来的成绩。不要白白浪费了这宝贵的一年沉迷于玩乐,而荒废了重要的学业,免得后悔莫及。俗语说,:“浪子回头是岸。”收拾好贪玩的心情,注重于学业优先,那么未来的你就会感谢现在努力的自己。

    

    


文章標籤

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第二章 邂逅

 

  翌日,我从睡眠里睁开眼睛,掀开了被单,坐在床上,发了个小呆,就像在准备启动程序。回神过来,我往了往挂钟,心里默默的说出:“凌晨四时。”一阵冷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,穿过我身躯,我打了个冷颤,让我再次肯定我是个人类。

  我随手从地面上取起一件外套,穿在身上覆盖着睡衣。面对镜子,凌乱的长发、惺忪的双眼,整体上令我不敢直视。待我我梳洗完毕,趁时间还多,我赶紧将那如垃圾场的房间一次性的扫清光。为了不要费太多时间,极速在一个小时以内就把整间的房间打扫得闪闪发光。

  随后,一把抓起两袋垃圾丢到附近的垃圾场。凌晨五时太阳依然在懒睡中,屋外一片朦胧,走过的地面留下潮湿的鞋印,诉说着我来过这里。肩膀划过树叶,一滴滴的露珠跌落在我的衣裳,湿透。回程中,经过的公园一片寂静,满是孤独。

  回到家里,我翻开笔记簿复习,不是在装勤劳,纯碎地打发剩余的空闲。

  房间里毫无声响,只听见电风扇旋转的声音,我定不下心来。滑过手机,点击了音乐播放器,播放出一首又一首的古典音乐,这间房间不在寂静,因为拥有音乐的陪伴,就如我,沉浸在旋律里。我慢慢开始哼起歌,随着旋律一次又一次地哼出声音,可是过不久我便不再哼了,因为这声音让我觉得贬低了交响曲的价值。

  总算到了上学的时间,有生以来第一次认为一分钟是如此的漫长,更何况一个小时呢?我换上校衣,为自己绑上长长的马尾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挤出笑容,“茄子————”露出整齐的白牙,但嘴角其实丝毫无上扬。

  “今天感觉状态不错。”在我眼里只要看到牙齿,就是笑了。当然,这是仅此为我量身自身的定义。

  “咔嚓。”锁上大门,我漫步走到学校。

  脖子上披着围巾,长袖外套,象征春天未来临。我期待着春天,看着飘落散散的樱花瓣,往往会平伏心情。

  “啪!”的一声,我被一粒足球直击脸部,跌倒在地。

  “你没事吧?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!”一名男子合并十指,慌张地直忙道歉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恰好说完,鼻血直流而下。

  “这像没事吗?”男子不能相信流着鼻血的人可以表面无情的说出这番话。

  “你不生气吗?”男子讶异地问,正常人来说都会狠骂一顿后,还一副臭脸离开。

  “为何要生气?”我反问。

  “因、因为就打到你脸啦,还留了鼻血...”男子指着我的鼻子,歉意地说道。

  “没关系,过一会儿就会止血了。”我从口袋里拿出纸巾,往鼻孔塞,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形象。

  “额——,那么就好。”男子愣住,没办法把话接下去。

  “那么我走了,今天我值日。”我站起,拍拍裙子扫去沙子,与他告别。

  “好,班上见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路上,手掌一丝痛楚,一瞧,手掌被擦破了。血从伤口里溢出,我再往伤口上盖上一层纸巾,血渗透了纸巾,晕开并染成鲜红,美丽但残忍。

  「去趟保健室吧。」心中只想把血止住优。

  进到保健室里,我东翻西翻地想找出急救箱,但就是找不着。眼睛往上一瞧,急救箱在那...

  「你鄙视矮的人吗?」我忍不住向保健老师抗议。

  我找了一个椅子,踩上去才好不容易拿到。「那个急救箱都那么辛苦,你真的是急救箱吗?」心里不禁又来抱怨一句。我打开急救箱,空的。

  「这保健室可以投诉了。」一而再而三的玩弄,别怪我给了机会你。

  我无奈,只好认了这条命交给血小板先生小姐们急救了。

  “唰————”我拉开课室的门口,教室一个人也没有。

  「又是没人吗...」心想,又要一个人啃完所有的工作。

  可是,当我再仔细地看四周,第四排靠窗的桌上放着书包和便当袋。

  「原来有人,趁现在干完所有活儿比较妥当吧。」才刚想开始动起来,就听见门外匆忙的奔跑声。

  “啪!啪!啪!啪!”犹如大象走过的声音,往这间课室跑来。

  “唰————”门口被一个人使劲的拉开,而那个人就是刚才的男子。

  “抱歉!我忘了今天也是我的值日!”男子额头都布满汗珠,气喘喘且激动地说。

  我呆木,不知给怎样的反应好。

  「他一天到底要说几次抱歉呢?」

  我从来没想过,被球打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开始扭转我的人生了,多么可笑啊。


文章標籤

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第一章 何为感情?

 

  “感情”我对此字感到陌生与疑惑,因为我从来没真正感受过拥有感情的感受,它会是让我表现出怎样的表情,曾为这件事感到好奇。

  我单方面认为没有感情不会为我的生活带来任何的影响,它只是生活的配角,并不重要。方尛瑾是把我带来这世界 并名为父母的人类为我取的名字。

  三年甲班是我在一所培育学校的班级,我是个没感情的生物,剩下的只有智商可活在这世上,因为别称——人造人。假如我是个没感情没智商的人,那么我不是个人类,只是个会移动的空壳。

  “回家记得做老师分配好的功课,下课。” 我班级任教师——林老师。

  “起立,行礼,谢谢林老师。” 班长作为头衔带领整班学生道谢老师。

  “糟了,这次的功课我完全不会做。” A同学用楚楚可怜的眼神向B同学套请教,希望苦肉计可以套出答案来。

  “别看我,我也不会。” B同学却狠心地丢了个鸡蛋壳给她。

  “尛瑾的功课那么好不如去问问她?” A同学牵起B同学的手腕。

  “欸——那个人造人?” B同学虽然也很不愿,但是却跟随好友来到我的座位。

  两人站在我的面前,你看我,我看你,你看他。三人一片静谧,谁也不开口说话。

  “尛瑾可以教我们今天的功课吗?”A同学打破这让人呼吸不了的气氛,面带尴尬、笑得有点僵。

  「她为什么要笑呢?」

  “我并不会指导别人,请你去请教别人吧。”机器式的说话方式,毫无生气。

  “可是其他聪明的人都已经回去了欸。” A同学的表情稍有改动,八字眉出现在额头上,口吻也变得有些不快。

  「你这又是什么表情?」

  “那么你也变聪明不就得了?” 又一次傲慢的语气对待班上的同学,我收拾好一切属于我自己的物品便离开教室。

  “怎么那么拽啊?不就成绩比较好罢了。对吧,晓青?” A同学待我离开后就说出自己的心声。

  晓雨沉默以对。

  对我而言,语言上就是一切。

  虽然我没有感情,但不代表我看不懂感情。所以,和我沟通不要说得口不对心。

  返家途中,阴阴的天气,冷冷的风儿拂在我的脸上,划过了我身边,无留下足迹,无带走我的疑问。

  走在街道上,人们来来回回的步伐,可却犹如我一人在行走,像是没有目的地。忽然听不见四周的声音,剩下的只有我的心跳节奏感的跳动。

  脚下毛茸茸的触感,霎那回到我生活的世界。

  “汪!” 西施犬那一双圆溜溜的黑色大眼睛,中长白褐色的绒发沾上泥巴,短短的腿尾端也粘着少许的杂草,红色的项圈套住它的颈项。它利用娇小的身躯,尽情地向我撒娇,希望从我这里得到疼爱。

  「真脏啊。」

  我与西施犬对望好几秒,弯下腰,伸出它期望爱抚它的手,正当想好好地疼它一番,我被自身给停住了动作。我从书包取出今天剩余的早餐,撕成小小块面包放在了它的面前,我很荒唐的认为它明白我说的话,对它说:“吃了面包就要加油继续地活下去。”

  西施犬目送我离开,至到消失在它的视线里。

  我第一次感到莫名物体在我心里深处上下起伏。

 


文章標籤

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